申论阅读-半月谈之时政·财经

2020-05-22 09:34:37 叶德清 10

 浙江:迈步“平安大道”


        自2004年5月浙江省委第十一届六次全会提出“建设平安浙江”以来,当地坚持提高社会建设水平、创新社会治理手段,走出一条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同步推进、社会治理与平安建设同步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同步增强的“平安大道”。


  “平安指数”铸就社会“大平安”


       浙江省委建设平安浙江领导小组在审议2018年平安市、县时,对经济发展领先的杭州市滨江区实施“一票否决”。这是因为滨江区虽然当年平安考核的分数达标,但当地发生的虞关荣涉黑案件社会危害恶劣,群众反响强烈,不否决不足以服众。

  涵盖民众普遍关心事项的“平安指数”,在考核评估中始终坚持“平安不平安,百姓说了算”,把群众知晓率、参与度、安全满意度作为平安考核的主要依据。群众关注什么,就重点考核什么,群众怎么评价,考核就怎么计分,真正把话语权、评判权、决定权交给群众。

  浙江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王昌荣说,“平安浙江”建设从酝酿到决策、从实施到深化、从考评到奖惩,每一个环节都坚持民意导向,把群众需求作为第一信号,积极回应广大干部群众关切。

  比如重大决策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制度,在项目落地前,要先听取群众的意见,评估项目的风险,再作出相应的决策建议。一旦被评估定性为“高风险”,就意味着该项目需要暂缓上马或进行调整,一大批问题隐患在源头得以消除,有力推进了科学决策。

  “凡是经过认真评估的决策事项没有一件引发群体性事件。”浙江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朱晨说。

  2003年至2018年,浙江省刑事案件总量大幅下降;命案从1400余起下降到317起,并实现了“命案全破”;群体性事件从2500多起下降到70多起。特别是2018年,火灾事故、死亡人数,比前一年下降32.5%、37.5%;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比前一年下降13.29%;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率上升至96.84%。


  基层治理化解矛盾,群众参与调解纠纷


        外地打工多年的李扬建2018年回到家乡杭州市余杭区小古城村,成了村里网格员。“我的工作就是每天走访在田间地头,提供便民服务、调解矛盾纠纷、排查安全隐患,把基层情况及时传递给党委政府,筑牢平安建设的第一道防线。”向上不断地传递信息,向下打通服务群众的渠道,活跃在7.08万个网格上的网格员成为浙江基层治理“保平安”的“神经末梢”。

  打造平安环境,重在化解“小事”。浙江省全面推广建立县、乡、村三级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建立了以个人调解模式、专业调解模式和商会、行业协会调解模式为主的组合型矛盾纠纷化解模式。

  乡贤联合会让“好人”“能人”“热心人”成为基层社会治理中的活跃细胞。绍兴上虞区挖掘433位资历深、阅历广、威望高、经验丰富的乡贤加入“乡贤调解人才库”,在镇、村设立乡贤调解工作室。2018年上虞区乡贤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4100余起,调解成功率高达98%。

  来义乌经商15年的阿富汗商人阿兹兹还有另一个身份——义乌国际商贸城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外籍调解员。不久前,说一口流利汉语的阿兹兹顺利调处一起也门外商与中国商户的贸易纠纷。义乌市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陈津颜说:“外籍调解员至少掌握3种语言,不仅破除了语言障碍,还增添了调解亲和力和公信力,提高了调解成功率。”

  来自第三方机构的统计数据表明,2018年,浙江省平安建设群众参与率高达60%,同比增长6个百分点,在各种创新机制的引导下,平安建设赢得了最广泛、最可靠、最牢固的群众基础。如今, 杭州“武林大妈”、嘉兴“乌镇管家”、温州“综治八大员”等,纷纷成为建设“平安浙江”的中坚力量。


  智慧科技生成核心战斗力


  利用科技创新风险提防机制,变“过后救火”为“超前防火”,可将大量社会治理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以欠薪预警为例,杭州市余杭区新开辟了欠薪预警平台,通过大数据监控企业发生欠薪的风险,并以此为线索对欠薪隐患企业开展专项执法调查,2019年上半年,全区欠薪案件案发率同比下降了31.7%。

  杨光照是诸暨市枫桥派出所“老杨调解中心”负责人。从2006年开始,他用脚走到调解现场,用笔写下上万件调解协议书。而今,老杨和他的“徒弟”们可以坐在联合调解大厅,在线为远在千里的双方当事人解决矛盾。2018年6月,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在浙江全省上线运行,实现了在线咨询、评估、调解、仲裁、诉讼五大功能的有机结合。

  在丽水松阳,乡镇干部手绘的2000多张民情地图不断升级,成为“全民情电子地图”,打开电脑就能查阅每个村民的家庭状况、每个村的管理现状、每个企业或商铺的经营信息等。在温州,“大数据+人民调解”可以为当事人智能匹配最佳调解模式、自动推送调解结果预期;在宁波,移动微法院让“手机上打官司”成为现实;在著名侨乡青田县,涉侨纠纷在线调解新模式已经建立。

  盗窃电动车的犯罪嫌疑人陈某万万没想到,他早在作案之前已经进入警方视线。杭州市江干区警方利用“清流”智能防控平台对前端感知源所捕获的实时数据开展后台精准分析,早已智能弹窗预警。

  2018年以来,江干公安分局践行“感知上线+数据运算+行动落地”在线警务运作模式,将传统公安侦查思路以积分形式量化,对高风险人员进行细类分析、精准计算,并智能推荐至街面治安防控力量,辖区内侵财案件下降40.4%,破案率已超过80%,有力掌控了辖区内的治安防控形势。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表示:“我们要充分发挥浙江数字经济领先的优势,充分运用最新科技信息成果,不断增强对现代科技的适应力、掌控力,推动平安建设从‘互联网+’到‘智能+’的转变。”